Bordeaux.

无论时光如何飞逝,沧海桑田,我依然相信有永远。

Château de Versailles. 

München.  

或许我就是这么喜新厌旧吧。在一个城市呆过半年就感到索然无味,一年便渴望挣脱牢笼。

一个人给自己放个假,也许只为到另一个城市坐下来喝杯茶。

而旅行会让人上瘾,从一年一次到半年一次到说走就走,最后只能无休止地流浪。可我钟爱这种感觉。不记得何时开始,也不知道何时终止。

或许是直到出现那个让我看十年也不会腻的人,吾心归处是吾家?Whatever,暂时就这样吧。

La Seine.  微醺的夜.

Cathédrale Notre Dame de Paris.  梦醒时分.

Schloss Hohenschwangau. 

Schloss Neuschwanstein. 古堡魅影.

梦境一样纯粹的世界。

Jerry:

我将怀抱沉坠的星辰沉入蓝色的深处
© L'éclat de temps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