迟到三年的杂记

眨眼间就是整整一年零两个月。

终日忙碌难得清闲,偶然想起打开这个落满灰的笔记本看看。


第一篇日志记录于12年底。那时候还是个不识愁滋味的高中生,整天故作深沉地思考些“人性”“人生规划”之类的大命题。

在所有同学伤感哀叹彼此的分离,非得做些青春纪念册一类的东西之时,我却其实偶有真正挂心的。最多无非是思考思考毕业后去哪个国家上大学,却从不曾觉得不舍。那时会记录些例如“世上本就没有人能够陪你走完全程,只需要感激那一段路途他们的陪伴,分离时好好说声再见就足够”此类的心情。


后来坐15小时的长途飞机离开家,透过窗俯瞰那座生活了十多年的城市慢慢化作沙盘上的景观,云层...

Bordeaux.

无论时光如何飞逝,沧海桑田,我依然相信有永远。

Château de Versailles. 

München.  

或许我就是这么喜新厌旧吧。在一个城市呆过半年就感到索然无味,一年便渴望挣脱牢笼。

一个人给自己放个假,也许只为到另一个城市坐下来喝杯茶。

而旅行会让人上瘾,从一年一次到半年一次到说走就走,最后只能无休止地流浪。可我钟爱这种感觉。不记得何时开始,也不知道何时终止。

或许是直到出现那个让我看十年也不会腻的人,吾心归处是吾家?Whatever,暂时就这样吧。

La Seine.  微醺的夜.

Cathédrale Notre Dame de Paris.  梦醒时分.

Schloss Hohenschwangau. 

Schloss Neuschwanstein. 古堡魅影.

初恋不要再相见。

昨夜心血来潮清理了一下乱糟糟的书桌书柜,却偶然在箱底发现了一本小时候的同学录。

封面是那时最流行的幼稚又可爱的卡通小人图案,积满灰尘。扉页里夹着厚厚一叠贺卡,打开来看,是毕业那年的最后一个圣诞节。其中有一个精致的墨绿色信封在众多粉红鹅黄纯白中一枝独秀,棱角分明的字体在一堆像开口笑的娃娃一般的字体中也很是特别,吸引了我的目光。很熟悉的悸动。

轻轻翻开,果真是他,眨眼间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。小小年纪就懂在卡片里写“每天都能看到你笑,我会开心”“希望你天天无忧无虑,想做什么就去做吧,不要顾忌后果,我是你坚强的后盾”。那时的承诺虽不见得能履行,然而许诺的真心才是最令人感怀的。

那么多人怀念初恋,并不见得是因为...

乾杯

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

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

也许会有一天世界真的有终点

也要和你举起回忆酿的甜和你再乾一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干杯》


现在的我们每天都...

1 | 2
© L'éclat de temps / Powered by LOFTER